经典案例
 
季建业违法脉络曝光 出事后被免职速度创纪录
新闻类型:经典案例 2018年12月4日

季建业落马南京市长一周,更多他可能涉嫌违法违纪的线索被关注,而主要脉络指向了工程项目。其中,江苏首富朱兴良的金螳螂装饰公司,最为“可疑”。


  据了解,季建业与朱兴良有几十年交情。


  梳理可见,季建业的政治履历,与金螳螂公司有诸多交集。根据新京报记者调查,直到季建业落马,在他曾工作过的昆山、苏州、扬州、南京等地,金螳螂都曾获得大量政府项目,承接楼堂馆所、五星酒店装修等。


  朱兴良此前曾被带走调查,现仍在监视居住中。另有消息,一名与季建业关系密切,并曾承接过政府项目的港商,目前也被调查。


  中纪委对南京原市长季建业的调查正在进行中。


  10月19日,中组部相关负责人向媒体证实,江苏省南京市委副书记、市长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,中央已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,现正在按程序办理。


  接近中纪委调查组的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季建业10月16日被带走后,中纪委工作组分成三组,分别到南京、扬州、苏州调查。后期将会有更多与其相关的政府人士、企业家被约见。


  南京、扬州和苏州都曾是季建业任职过的地方。


  概括季建业的履历,他曾在苏州市委宣传部和苏州日报工作,后做过昆山市长、市委书记,扬州市长、市委书记,2009年8月调任南京。


  在季建业被带走之前5个多月,与季建业有密切关系的一些人士已被调查,包括季的“干妹妹”、扬州萃园城市酒店副总经理祝梅等。


  其中最为引人关注的是江苏首富朱兴良,他是上市公司苏州金螳螂装饰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金螳螂公司)董事长。


  据记者了解,季建业与朱兴良交情深厚,二人相识于上世纪80年代末。


  新京报记者调查也发现,季建业与金螳螂在苏州、扬州、南京等地有频繁“交集”。在他主政一方期间,金螳螂承接有大量政府项目。


  朱兴良7月份曾被带走调查,目前仍监视居住。另有消息,与季建业关系密切的一名港商也被监视居住,他曾承接过南京的政府项目。


  省部级官员落马处理新速度


  季建业从被带走到消息公布,只短短一天时间。从公布消息到免职,也只有两天时间


  10月16日凌晨两点,南京市委副书记、市长季建业被中纪委调查组从南京带走。当日下午1时左右,到达北京。


  17日早晨7时55分,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,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。


  接近中纪委的人士分析,作为十八大后落马的又一名地方在职副省级官员,从被带走到公布消息,只短短一天时间,从公布消息到免职,也只有两天时间。这开创了省部级官员落马处理速度的新纪录,中纪委的反腐工作透明度越来越高。


  相比之下,四川原省委副书记李春城,去年12月2日被中纪委带走,4天后中纪委公布消息,去年12月13日被免职。


  而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,今年5月份被带走,到6月4日,监察部官方网站方才发布消息,9月26日被终止人大代表资格。9月30日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。


  相比于免职的快速,针对季建业的调查时间要漫长——进行了5个多月。


  知情人士介绍,早在今年5月初,中纪委的调查组进驻扬州。


  国庆节后,季建业本有计划带队出访英国,被叫停。这在南京官场也被视为季建业“要出事”的信号。


  被调查的一帮“兄弟”


  据介绍,苏州市一名退休老领导7月底曾去问季建业是否有问题,季说没有,“就是苦了这帮兄弟,一个一个被叫去问”


  与季建业关系密切的一些人士,在过去5个月中被调查。


  扬州市一名正处级干部刘德(化名)介绍,今年5月23日,扬州萃园城市酒店副总经理祝梅被有关部门带走。


  同一天,有港媒报道,南京市长季建业作风横蛮,执意推行效果甚微的雨污分流工程。当天新京报记者曾电话采访季建业,他一一否认。


  据介绍,祝梅与季建业关系密切。季建业曾在扬州任职约8年时间。


  据刘德讲述,季建业初到扬州任职时,主要住宿在萃园城市酒店,这是一家政府下属的宾馆。该酒店当时的客户经理祝梅,承担了照顾季建业平时起居的任务,两人开始相识。


  公开资料显示,2001年7月,季建业从昆山市委书记任上,调任扬州市委副书记、代市长。2001年前后,苏南经济发展迅速,为平衡经济发展,江苏省专门从苏南调了一批懂抓经济的干部到苏中、苏北,季建业正是其中之一。


  认识祝梅十多年的陈先生介绍,祝梅当时对刚到扬州的季建业照顾无微不至,季建业很满意。后期,季建业的家人到扬州,也居住在萃园城市酒店。祝梅同样服务到位。


  季建业的母亲也对祝梅很满意,认她为“干女儿”,她也成为季建业的“干妹妹”。不久后,祝梅成为所在酒店的副总经理。


  陈先生介绍,祝梅今年39岁,属于典型的扬州美女。祝梅自从与季建业有密切联系后,渐渐疏远朋友。


  陈先生回忆称,今年5月祝梅被有关部门带走后,8月23日,祝梅的父亲去世,她在有专门人士陪同下到父亲灵堂磕了三个头,后又被带走。也因此,祝梅被调查的消息流传。


  另一名认识祝梅多年的王红(化名)说,祝家人跟她说,祝梅是清白的,只是接受调查,完了就可以回来了,“她的家人希望她早点把事情说清楚”。


  王红称,季建业每次出国都会带礼物给祝梅,还经常给她一些名贵补品。季建业到任南京后,祝梅还会去看望他。


  扬州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称,7月,一名与季建业关系密切的港商也被执行监视居住,该港商在扬州和南京承接有政府工程项目。


  10月17日,苏州市一名官员介绍,7月底,苏州市一名退休老领导曾问过季建业是否有问题。季建业说自己没问题,“就是苦了这帮兄弟,一个一个被叫去问”。


  那些年的深厚“交情”


  萃园城市酒店,不只季建业曾在那里住宿,金螳螂扬州分公司曾把办公室设在那里


  与季建业有关联人士的调查中,作为上市公司金螳螂公司的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,江苏首富朱兴良非常引人注目。


  今年7月24日,朱兴良被济南市检察院带走协助调查,目前仍处于执行监视居住状态。


  苏州官场人士介绍,朱兴良与季建业相识于上世纪80年代末,私交很好。


  金螳螂公司1993年在苏州成立,1994年在南京设立了第一家分公司。当时,季建业在苏州吴县(市)任副书记。


  多名扬州政界人士表示,季建业任职扬州期间,朱兴良的金螳螂公司在扬州频繁承接政府项目,“赚得盆满钵满”。


  据记者调查,金螳螂在扬州先从广告业务开始。据扬州一家广告公司负责人介绍,2002年,金螳螂进驻扬州,主打车身广告。


  从履历看,这一年的2月,季建业正式出任扬州市长。


  金螳螂在扬州的一个广告业务大单,是拿下了十年的公交车身广告。知情人士称,当时季建业专门向公交公司负责人打了招呼。


  上述广告商说,金螳螂当年拿到的合约是,每辆公交车每年广告费3000元。2002年左右扬州约有公交车400辆,后期增加到900多辆。据这名广告商了解,一辆公交车金螳螂对外租1.5万元以上。金螳螂在公交车身广告上一年收入五六百万,十年广告收入有五六千万。


  金螳螂与季建业在扬州还曾“比邻而居”。祝梅所在的萃园城市酒店,不只季建业曾在此住宿,金螳螂扬州分公司曾把办公室设在那里。


  此外,金螳螂还承接过萃园的装修工作。


  据扬州市一名担任过局长的退休干部介绍,2002年季建业成为扬州市长后,一个大手笔是,国有独资企业扬子江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成立(下称扬子江公司),将扬州所有国有宾馆合并,归属到该集团旗下。


  公开资料显示,扬子江公司成立于2003年12月18日,产业集中在旅游饭店、房地产等五个行业,下属有扬州迎宾馆、萃园城市酒店等全资企业17家。


  上述退休干部介绍,季建业主政扬州期间,金螳螂垄断扬州几乎所有的国有酒店的装潢,并垄断商品房、医院等的装潢业务。


  “钦点”金螳螂扬州第一单?


  一名当时的项目负责人说,他问季建业是否要走招拍挂程序,季说“还要这个干吗”。季此前钦点了金螳螂


  上述退休干部称,到2004年,金螳螂开始在扬州承接装修项目,第一个项目就是扬州迎宾馆的2号楼的装修工程。


  公开资料显示,扬州迎宾馆是一家五星级宾馆。


  昨日,据当年迎宾馆2号楼项目的负责人李德军(化名)介绍,2004年初,时任扬州市长的季建业派给他任务,要求配合金螳螂公司装修迎宾馆2号楼。并要求在当年7月1日之前把2号楼精装修完毕。


  李德军说,当时他曾专门向季建业汇报,询问是否要走招拍挂程序。他称,当时季建业回答“还要这个干吗,就这样弄了。”


  李德军介绍,按照政府项目的装修工程,要相关部门向市政府计划委员会报批,提交规划部门讨论,通过之后,再进行招拍挂。他说,季建业直接“钦点”了金螳螂,只能说明对方很有来头。


  李德军说,最后该项目让季建业很满意。


  后来他了解到这个工程大约花费了政府2800万。李德军算了一笔账,他说,这个项目总共1200平米,折算下来每平米2.3万元,而按照当时的精装修标准,市场价格只要每平方米七八千元。一个工程获利1000多万。


  上述担任过局长的退休干部说,2号楼工程后来接待了重要领导人,这让金螳螂公司在扬州的市场迅速打开。后期,金螳螂公司又承接了西园饭店、珍园、萃园等国有酒店的装潢工作。


  据一名曾在扬州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任职的官员介绍,2006年初,金螳螂公司承接了管委会办公大楼的大厅装修工作。这名官员说,原来的大厅装修很不错,没想到开发区又出资五六百万,重新装修。


  该官员称,位于开发区的一个用于接待客商的会所,也是由金螳螂装修的,花费数千万元。


  扬州一名装潢公司的负责人说,金螳螂公司在扬州非常“霸道”,一度引起扬州装潢行业的强烈不满。


  他说,曾经有一家公司成功竞标到扬州一家事业单位的内部装修项目,但不久之后,这个标却“流产”了。后来得知,有领导给这个事业单位打过招呼,这家单位毁约后,由金螳螂代替来装修,而金螳螂出的价格,要比原来那家装修公司高很多。


  公开资料显示,2008年金螳螂在扬州的工程包括扬州市地税综合办公大楼、扬州金陵大酒店等,2009年承接了扬州公安局业务技术用房等。


  曾为金螳螂“对接”人脉?


  记者采访的诸多扬州、苏州官场人士分析认为,季建业的落马,应与金螳螂承接过的政府项目有关


  据知情人士介绍,季建业也曾多次将人脉关系“对接”给金螳螂公司。


  在季建业工作过的昆山,公开资料显示,2006年,金螳螂承接了昆山体育馆的装修工作,2009年,昆山工业技术研究院,2012年,昆山醉皇冠会展酒店,昆山高新技术创业服务中心大楼等。


  这种涉嫌“对接”的交集,在苏州也有所体现。季建业曾是苏州大学的博士生。2007年底,苏州大学与金螳螂公司签订合作共建协议,2008年9月。苏州大学城市科学学院,更名为“苏州大学金螳螂建筑与城市环境学院”,简称“金螳螂学院”。


  金螳螂在南京涉及的项目众多,其中也不乏政府项目身影。例如南京江宁区人民法院审判综合楼、南京图书馆、南京地铁一号线工程许府巷站装饰、南京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体育场、南京江宁体育中心场、南京会议展览中心会议中心等。


  金螳螂也曾多次在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承接项目。金螳螂曾承接江苏驻京办江苏大厦的装修工作。


  诸多项目让金螳螂的发展“扶摇直上”,成为装修行业的领头羊。


  公开资料显示,自2006年上市之后至2012年,金螳螂年净利润也由上市首年的不足7000万元涨到了去年的11.11亿,6年时间增长了将近15倍。


  今年7月金螳螂董事长被带走调查后,金螳螂的股价曾一度波动。记者采访的诸多扬州、苏州官场人士分析认为,季建业的落马,应与金螳螂承接的工程有关。


  “既要勤政又要廉政,既要干事又要干净,”2009年8月26日,被任命为南京市代理市长时,季建业表态。他承诺:“不为亲戚朋友谋私利,不允许亲友家人打着我的旗号办事、拉工程,不干涉工程招投标、土地招拍挂等方面的事项。”


  扬州迎宾馆2号楼装修项目当年的一名负责人说,他曾专门向季建业汇报,询问是否要走招拍挂程序。季建业说:“还要这个干吗,就这样弄了。”


  他介绍,按照程序,政府项目的装修工程要相关部门向市政府计划委员会报批,提交规划部门讨论,通过之后,再进行招拍挂。他说,季建业直接“钦点”了金螳螂,只能说明对方很有来头。


版权所有:邳州张海涛律师
苏ICP备19001704号 技术支持:邳州慧网